挑逗美乳少女

關於部落格
挑逗美乳少女
  • 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詭異de公章

詭異de公章   詭異de公章   67歲晏文彬:龍華區法院一民事裁定書複印件有蹊蹺,疑有人作假   海口中院:龍華區法院要向當事人作出答覆   晏文彬:五六層是我買的   送檢的裁定書複印件上的公章印文   龍華區法院其他案件判決書的“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法院”公章印文樣本   2010年3月,年逾六旬的湖南籍男子晏文彬購買了海口面前坡24號的一處房產,待其裝修完入住後,有人持一份“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書複印件,稱該房產並不屬於晏文彬。之後,法院以該裁決書,將該房產執行給了他人。晏文彬對這份“多事”的裁定書複印件產生了懷疑,並委托省內一家有資質的鑒定機構對該複印件上的公章印文真偽進行鑒定。檢驗意見為:“檢材上的‘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法院’公章印文與公章印文樣本不是同一枚公章所蓋”。   這份被晏文彬質疑的法律文書複印件,其上面的公章印文只存在兩種情況:或真,或假。龍華區法院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該院正在對此進行複查;海口市中院相關負責人也表示,該院也派出相關人員與異議人晏文彬前往北京,委托一家鑒定機構重新鑒定該印文真假,但因故不能進行檢驗鑒定,“事情又回到了原點,我們要求龍華區法院給當事人做出一份答覆”。記者 陳標誌 文/圖   6旬男子花了42萬元購買兩層房產   晏文彬,湖南籍男子,現年67歲。先後3次接受了本報記者的採訪。   前兩次,晏文彬只是帶著相關情況反映的複印件,接受記者的採訪。10月24日上午,這個年近七旬的老人終於抱來了厚厚一疊證據材料的原件,並小心翼翼地展示給記者看。   “都是那兩套房子惹的禍,我當初不買它什麼事也沒有。”身體削瘦的晏文彬坐在記者面前,帶著一口濃厚的湖南口音。對於自己4年前購買相關房產一事,晏文彬至今記憶猶新。   他向記者介紹,2009年12月,海口市美蘭區法院依據生效判決,重新立案執行龐某某與周某某貸款糾紛一案,並查封了周某某位於海口龍昆南路面前坡24號一棟9層樓的第五、第六層房產。晏文彬說,整棟樓是周某某建的私宅樓房。   記者瞭解到,2010年2月,美蘭區法院委托一家拍賣公司,在省內一家媒體上刊登拍賣公告,定於是年3月2日下午公開拍賣周某某該處房產(面積共為225.74平方米)及相應的土地使用權,參考價為46.1萬元。後來該公開拍賣流拍,美蘭區人民法院做出(2010)美執字第63-3號執行裁定書,將該5、6層兩套房子,按估價抵債給申請執行人龐某某。海口市國土局依據美蘭法院裁定,為龐某某辦理了土地過戶手續。   2010年3月,晏文彬獲悉該消息後,以42萬元的價格,從龐某某的手中購買了該棟樓的第五、第六層涉案房產,“我與龐某某簽訂了購房協議,32萬元是通過銀行轉賬,10萬元是給的現金。”   繳納完13萬多元的稅費並用15萬元裝修後,晏文彬才入住。晏文彬稱,為了這兩套房產,總共花費了70餘萬元。   兩份裁定書“打架”:有人稱房子是他的   晏文彬清楚記得,2010年5月21日,一名張姓男子手持龍華區法院於2005年4月8日做出的一份民事裁定書複印件找到了他,稱該棟樓第五、第六層房產是他的。“我當時說,這個事情你不要找我,要找就去找龐某某或者美蘭法院。”晏文彬認為自己是通過合法途徑取得該房產的。   為何同一處房產, 會有兩份不同的法院裁定書呢?晏文彬心裡犯了嘀咕:如果人家拿的法律文書是真的,而且裁定書的時間是在2005年,明顯早於美蘭區法院裁定書所顯示的時間,肯定對自己不利。   晏文彬收下了對方提供的民事裁定書複印件。在這份“(2003)龍執字第667-3號”民事裁定書複印件上載明,晏文彬購買的兩套房產,申請執行人系深圳某裝飾公司海口分公司;被執行人系海南某服務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周某某。依照張某某的說法,該裁定書於2005年4月8日作出,裁定將這兩套房抵債給深圳某裝飾公司海口分公司。10天后,該公司又與張某某簽訂一份協議,將這兩套房以抵償裝修工程款的名義,轉給了張某某。   晏文彬感覺問題有些嚴重,便要求對方提供該裁定書的原件,但對方並沒有提供。   “同樣的兩套房產,怎麼會出現兩家法院民事裁定書‘打架’的情況呢?”晏文彬便就此到美蘭區法院和龍華區法院,打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海口中院介入,要求美蘭區法院撤銷原裁定書   記者瞭解到,兩家法院法律文書起“衝突”後,2011年1月20日,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介入此案,並作出一份《督辦函》,認為爭議涉及的房屋由龍華區法院先行查封,裁定抵債後,已發生物權變動的法律效力;美蘭區法院所採取的執行行為屬於重覆執行,應予以糾正。   美蘭區法院對該《督辦函》不服,於2011年1月27日向海口市中院申請覆議。隨後,美蘭區法院的覆議申請被駁回。   2011年11月4日,海口中院針對美蘭區法院的覆議申請,下發一份《通知》,以“從查封財產的時間點上看,龍華區法院對面前坡24號土地使用權及地上財產採取查封措施在前,你院查封在後,且龍華區法院做出查封裁定後已向海口市國土局送達協助執行通知書,因此,你院的查封行為不能對抗龍華區法院”等理由,駁回美蘭區法院的覆議申請。   美蘭區法院於2011年12月6日做出的一份執行裁定書上也寫到,在執行過程中,該院依法對面前坡24號第五、第六層的房產(無產權證)及相應土地使用權進行了查封,併在顯著位置張貼公告。因未有異議,該院經海口中院委托評估公司評估,並於2010年1月25日經海南省高院隨機選定拍賣公司進行拍賣,但拍賣未能成交。   該執行裁定書詳細載明瞭美蘭區法院向海口市中院申請覆議的4點理由,認為“該物權尚未發生變動”、“本院在處置該房屋時,調閱(2003)龍執字第667號案卷,未見龍華法院2005年4月8日做出的(2003)龍執字第667-3號民事裁定書”等,由於海口中院《通知》以同樣的理由駁回了美蘭區法院的覆議申請,該院撤銷與龍華區法院相“衝突”的“(2010)美執字第63-3號”執行裁定書。   晏文彬稱,美蘭區法院撤銷該院此前做出的執行裁定書,這意味著自己真金白銀購買的房產,將失去法律的支撐。隨後,相關土地使用權證也被撤銷。   法律文書多次出錯,龍華區一法官被通報批評   年近七旬的晏文彬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之中。同時,他也感覺“(2003)龍執字第667-3號”民事裁定書複印件有些蹊蹺,甚至懷疑它的真實性。   “我後來發現,2005年4月8日龍華區法院做出的667-3號裁定書,多達7個版本,雖然內容一樣,但個別名稱不同,引用的判決書案號也是錯的。”晏文彬稱,“在法院的案件檔案庫里也沒有‘(2003)龍執字第667-3號’的原始存檔,我懷疑有人在做假法律文書。”晏文彬表示,曾向法院申請公章印文鑒定,但其要求沒有得到支持。   記者在海口中院一份《關於對龍華法院羅某某裁判文書多次差錯問題的情況通報》中見到,海口市中院在處理群眾信訪投訴材料過程中,發現龍華區法院法官羅某某在制定裁判文書的過程中存在嚴重過錯。法官羅某某是前述執行案件的承辦人,也是被晏文彬“四處控告”的法官。   該《情況通報》中稱,羅某某在擬寫抵債裁定書的過程中,將本案的執行依據“(2003)龍民二初字第109號民事判決書”,錯寫成“(2003)龍民二初字第10號民事裁定書”。另外,羅某某還將申請執行人及被執行人名稱弄錯。   667-3號裁定書送達後,承辦法官羅某某發現上述文字錯誤後,沒有通過更正裁定的方式予以更正,而是通知申請執行人將原送達的667-3號裁定書送回,以手寫方式在打印錯誤部位改正,送達申請執行人的裁定書在書寫處加蓋了校對章,但667-3號裁定書另有一部分錯誤雖用手寫方式改正,卻沒有加蓋校對章。   由於多次出錯,海口市中院決定給予羅某某通報批評。但對於667-3號裁定書的公章印文真偽問題,未給予任何意見。   購房人委托鑒定涉事裁定書,公章印文異常   “我就667-3號民事裁定書複印件,向司法鑒定中心提出檢驗鑒定申請,也是出於沒有辦法的辦法。”晏文彬稱,去年底,他將張某某交予他的那份裁定書複印件,向海南公平司法鑒定中心提出申請鑒定。而司法鑒定的結果,讓晏文彬倒吸了口涼氣。   晏文彬告訴記者,他送去667-3號民事裁定書複印件作為檢材,同時還送去了3份龍華區法院其他案件判決書的“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法院”公章印文樣本,要求鑒定667-3號民事裁定書複印件上的公章印文真偽。   記者在海南公平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一份“文書司法鑒定意見書”上見到,鑒定時間為2013年12月27日。“檢驗過程”中稱,3枚公章印文樣本為同一枚公章所蓋;檢材上的“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法院”公章印文與公章印文樣本不是同一枚公章。   晏文彬稱,今年4月,中國青年報披露了此事後,引起了有關方面的重視,決定由法院委托,在國內3家鑒定機構中隨機抽取一家作為鑒定機構。今年8月,晏文彬與法院的相關工作人員,前往北京的一家鑒定機構準備再次對“667-3號裁定書”檢材公章印文進行鑒定,但被告知“不能鑒定”。   上級法院要求給當事人作答覆   記者瞭解到,《中國青年報》於今年4月8日對此事進行了報道。報道顯示,海南省高院相關負責人此前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海南省高院對晏文彬的訴求很重視,也把這起案件的13本卷宗全部調到了高院進行閱卷。晏文彬反映的公章問題,省高院執行局當時沒有接受他的申請,他既然做了鑒定,省高院會力爭把問題化解,會對這個公章進行調查。   “這個事情又回到了原點。”10月16日,海口市中院一負責人接受本報記者電話採訪時稱,北京那家鑒定機構稱複印件不具備鑒定條件。該負責人還稱,省高院和海口中院對此非常重視,但在沒有最後的鑒定結論之前,667-3號裁定書複印件上的公章印文,誰也說不清是真還是假。“裁定書(公章印文)在複印過程中,也會有變形的情況。”該負責人表示。   該負責人稱,既然事情又回到了原點,海口中院要求龍華區法院給當事人晏先生作出一份書面答覆。龍華區法院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也表示,該院正在對此事進行複查,若有結果將及時與媒體取得聯繫。截至目前,記者尚未獲得相關消息。   10月20日,記者又再次聯繫海口中院相關負責人,表示要當面對此事進行全面的採訪。但記者這一要求,截至發稿時,仍未得到院方的明確答覆。  (原標題:詭異de公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